✄--月下酌茗--

-綾川凊-

LL遊戲廢/打不開王子/久沒追番
半夜燉肉/吃貨/烹飪/各種手做摸索ing
拖延症/全年無休五月病/魔性西皮冷逆拆

© ✄--月下酌茗--
Powered by LOFTER

[Unlight/庫康]米奇還是熊貓?

*Unlight衍生 CP庫恩x康拉德

*演藝圈現代趴囉、康拉德童星設定

*標題很不正經但絕對是我的心聲啊(被揍

*不知道有沒有後續(欸

*正文以下




「...」雖然因為最近接演的電影而認識了對座的男人,但真要說起來也僅僅是那種有過幾面之緣、點頭之交程度的認識罷了。

所以當男人一早出現在他的租屋處門口並一臉愜意地邀請他同去新開的遊樂園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哪來的神經病」然後將門甩上。



雖然早已梳洗完畢而且今天也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但康拉德也不想要好不容易得到的假期還得一早陪著不是很熟的同行到處亂跑。不過顯然的是門外的男人並不如他所想的好打發,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電鈴聲響起後他終究還是離開沙發走到玄關打開了門,一臉怒意的。


「...你到底想怎樣,庫恩先生?」微擰的眉頭和比平時壓得略低的聲線昭示著聲音主人的不滿,遑論那帶著甚至帶著一絲毫不掩飾不耐煩的語氣了。康拉德仰起頭瞪著對方問道。

這樣強硬的態度總該知難而退了吧?他在心裡想著。


「不就是邀請你去遊樂園而已,至於嗎?」噙著唇邊的一抹笑意,將一頭湖水綠色長髮隨意紮在後腦的高大男人隨意地晃了晃手上像是招待券一樣的紙片,笑意盈盈地說道。

「...啊?」愣愣地發出無意義的單音,幾次接觸下來他還是沒辦法跟上對方過於跳躍的思維和說話方式。


「嘛、既然都換好衣服了那就走吧。」於是話題就這樣單方面被終止,沒等他回應男人便拉著他走了出去,而在他回過神來之後兩人已經在前往遊樂園的路上了。




在被強迫搭了一次又一次的過激遊樂設施之後男人像終於盡興般地領著他來到目前的餐廳稍作休息。不過雖然說是休息,也只是他點了杯飲料而男人坐在對面支著臉頰笑得一臉噁心(他是這樣認為的)地看著自己的程度罷了。

「...笑得很噁。」皺眉,喝完最後一口飲料後他還是對著對方的行為說出內心想法。

「一直都是這樣的...只對你。」無所謂地聳肩,男人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般露出了誇張的笑臉答道。


「......」沉默。康拉德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搭話。

「嘻嘻、我這可是在提前幫你進入新戲的狀況呢。」有些曖昧地朝著康拉德眨了下眼,庫恩交疊起雙腿放鬆地靠到了椅背上。


「唔。」這次是真的語塞了,最近接下的電影中的確是和面前這男人有這樣橋段的對手戲,不過畢竟是還滿後面的劇情,現在說那些還太早了吧?習慣性地皺了下眉頭,他張口還想說些什麼,最後卻是撇了撇嘴算是接受對方的說法。


「時間差不多要到了呢、遊行。」看穿了康拉德的遲疑,心下了然卻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替對方結了帳後自顧自地拉著人往外走。



被拉(或者說是牽)著步出餐廳後怔怔地看著原本空曠的過道上湧現的遊行人潮,身穿布偶裝的工作人員正四處發著面具和裝飾品並邀請遊客們加入隊伍之中,當然主要的對象是那些帶著孩童的大人和成雙成對的情侶們。


由於童星出身的關係,康拉德兒時並沒有什麼機會擁有和同齡孩子一樣的娛樂,縱使對遊樂園稱不上是很感興趣、也早已過了會跟著起哄的年紀了,但新鮮感總是有的。


「喏。」視線中突然闖入不明物體,順著來勢他看見男人骨節分明的手,視線往上疑惑地看著對方那深潭一般的紫眸。


「因為剛才你一直看著那兒,想著應該是喜歡於是擅自幫你拿了...不過看你現在這樣子,難道剛才其實是在發呆嗎?」雖然男人用的是疑問句,不過康拉德總覺得掛著一臉促狹笑意的對方有九成九是故意的。


「不會戴嗎?我來幫你好了。」擅自下了結論的庫恩藉著身高優勢微微彎身靠近康拉德,修長的手指輕柔且堅定地撥開鬢角碎髮後將有著兩個黑色圓耳的髮箍戴在他的頭上。


「...唔、做什麼突然...」被對方突然靠近的親密舉動嚇得下意識後退半步,看著男人深邃的眼神總覺得自己像是誤闖了肉食動物狩獵範圍的食物一樣,被那似會蠱惑人心的眼眸盯著看讓他有寒毛倒豎的感覺,就連平時認為沒什麼的互動都像帶著調情的意味。

不動聲色地稍稍拉開與對方的距離後深呼吸並抬頭迎上了對方的視線。

「...嘛、」向前了一步,挑起了康拉德的下巴一副要好好端詳的樣子,「這個樣子與其說是米老鼠,不如說是熊貓會更加貼切一些呢。」對於康拉德迎上來的目光,男人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有模有樣的點了點頭後露出有些不懷好意的笑容給出評價。


因為近年來接演的角色幾乎都是眼妝較重的反派,塗上眼線後讓康拉德原本有些柔和的樣貌增添不少氣勢。久而久之他也習慣了這樣的妝容,隨之而來的是不知道從何處傳開了在影迷間有了「熊貓」這樣的綽號讓他感到有些困擾(像是在路上被認出來對方嘴裡大喊的是熊貓而不是自己本名的時候)。


「......」就知道狗嘴吐不出象牙。默默在心底鄙視了下方才居然有那麼零點零一秒期待著對方會給予什麼樣評價的自己,說不清是羞是憤地直接抬手攻擊對方。


而男人則是一臉得逞的笑容從容地握住他揮出的拳頭讓他第一次有了想要罵髒話的衝動,抽了抽發現收不回自己的手時抬起頭憤怒地盯著他看,「...放手。」


請不要相信的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