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酌茗--

-綾川凊-

LL遊戲廢/打不開王子/久沒追番
半夜燉肉/吃貨/烹飪/各種手做摸索ing
拖延症/全年無休五月病/魔性西皮冷逆拆

© ✄--月下酌茗--
Powered by LOFTER

[Unlight/柯布朗]留客雨

*Unlight衍生二創

*CP為柯布x布朗寧/又稱奶粉組或是魚蛋糕

*某一次的點文還債(修改版)



他討厭梅雨季。


配上灰濛的天空使得連綿不斷的雨聲不僅沒有讓他感到平靜反而無端煩躁了起來。


比起總是來得突然的午後陣雨還要拖沓,梅雨季裡那光是陰雨綿綿的樣子和潮得讓他感覺渾身(連同骨頭)濕黏不舒服的空氣就足以令他什麼也不想做地躺在長沙發上,這種時候他通常不接委託--當然同樣地、願意在煩人的雨天出門的委託人也是少之又少--不過總有那麼一兩個例外。


屋漏偏逢連夜雨--他就知道。


早在起床看見窗外不佳的天色時就該關上事務所的鐵門假裝自己不在才對的,他總忍不住在想:要是這樣做的話,那個總是在不對的時機--糟糕的天氣或是房東催繳房租時--不請自來的男人現下或許就不會穿著濕透貼身的西裝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了......呃、大概吧。


反正那男人總是有幾千幾百種的方法把他自己搞得一身狼狽地闖進來,區別只是不知道這次他會待上多久就離開呢?


啊啊、煩死了--真想裝作沒看到--吁了口氣,他一邊搔弄著亂翹的蓬髮一邊撐起身體並盡可能地維持正坐姿勢,就好像如此一來便能扛住男人那越發炙熱的目光和散發出來讓空氣也一滯的強勢氣場。

那對陰鶩的琥珀色眸子瞪了還想裝作沒看到卻因為躲閃眼神而顯得心虛的偵探一眼,眼神灼熱得像要吃了他一般。


對於男人總是把自己的事務所當成臨時避難處感到有些心情複雜,再加上那越來越露骨的眼神實在是看得他有些無法淡定,在他終於決定正眼看著對方時注意力馬上就被空氣中隱隱飄散的血腥味給吸引了,那讓布朗寧下意識地微微蹙起眉頭。


「受傷?」仔細地將男人從頭到腳打量了遍後問道,雖然對於男人的工作來說只這一處槍傷都算是輕的了,布朗寧仍是不免忐忑起來。


對方肩膀上蘊染開的深色部分在最初被自己當成了是酒紅色襯衫吸水過後的表現,現下仔細瞧過才注意到那些汙漬噴散開的方式有些不同,輕嘆了口氣,他只能無奈地起身去翻找藥箱。


要是不給這男人上藥的話今天絕不會如往常般被簡單地放過,況且自己也著實沒能冷血到明知對方受傷的情況下還趕著人出去外頭淋雨。


嘛、真是麻煩啊...深呼吸壓抑自己想甩手不幹的衝動,布朗寧最終還是翻出了消毒藥水和一應包紮處理傷口的器具--他覺得再這樣下去他都能和好友沃肯搶飯碗了。


但說真的他只是個普通的偵探啊...至於一次比一次玩得還大嗎?


「你......快點脫吧。」抹了把臉一副慷慨就義地抬腳接近,見男人似乎沒有想依言行動的樣子也只能搔搔頭髮認命地動手解起對方的衣物然後消毒包紮。


將手邊用畢的工具塞回箱子裡放好後布朗寧習慣性地抬起頭想叨唸對方些什麼,沒想到頭才剛仰起就是一股拉力扯著讓他猝不及防地撲向對方,然後男人微冷的薄唇就這樣直接貼上他的。


熟悉的狂霸掠奪感席捲而來,他感覺腦袋有些暈呼呼的,視野就像外頭下了好幾個小時雨也不停的天空一樣蒙上了灰色。


「嗤。做得還不錯嘛。」男人暼了眼自己肩上包紮得不是很熟練的紗繃,視線落回一臉迷茫還沒回過神來的布朗寧臉上,斂下的眼睫隱去本就只繾綣眼底的溫柔。


「老子今天就勉強留在這好了。」

在意識完全消失之前,他似乎見到男人總是掛著嘲諷笑意的嘴角彎起了輕淺的弧度。


-Fin.-


评论
热度(2)